【一带一路故事】弗雷泽的“变化多端”

发布日期:2019-05-21 信息来源:水电十一局 字号:[ ] 分享

“我是2015年来到中国水电赞比亚下凯富峡水电站项目的。”这个男孩有些羞涩局促。

他叫丰伽·弗雷泽,2012年1月与中国水电结缘,赞比亚卡里巴北岸扩机工程项目是他的第一站,目前是赞比亚下凯富峡水电站物资管理部的叉车司机兼仓库管理员。他的故事还要从2010年说起。

变故:一筹莫展

那时候的他22岁,正在读高三,他学习努力成绩名列前茅,虽然家庭贫困但他凭着一腔希望已经规划好了自己的人生: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,学一个喜欢的专业,从事有意义的工作,再有一个美满的家庭……然而,父母突然双双因病离世的消息传来时,一切都化成了泡影。

身后是七个兄弟姐妹,排行第三的他本也不该承担起供长抚幼的责任,可是考虑到哥哥们即将大学毕业,妹妹们又嗷嗷待哺,他主动要求辍学,承担了一家之主的责任。

赞比亚不景气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因为他的不幸而发生任何改变,失业率居高不下,让他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找到了第一份工作——在当地一家建筑公司打杂,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拿的却是400克瓦查的月薪。

“可是我很珍惜,虽然收入微薄但总算是有收入,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机会,我没有别的选择。”往事历历在目,他的眼睛里满满的还是内疚和自责。

生活的磨难,让他早早的成熟,待人谦和礼貌,工作努力认真,为他积累下了良好的人脉。2012年的元旦,他在祷告中向上帝祈求幸:透谋。1月,在卡里巴项目工作的朋友给他打电话,告知这边的招聘信息,他毫不犹豫地把弟弟妹妹托付给邻居,第二天就动身从马扎布卡到200公里外的卡里巴水电站项目。

“他就告诉我,那边就业机会多,而且工资水平高,我就去了。”

他没有学历背景,也没有一技之长,个子一般身形偏瘦,没有任何优势,只能在钢筋加工厂做搬运工。“当时确实是很辛苦,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扛十几吨的钢筋。”一边是全身酸疼,一边是肩上的责任:“那边的工资真的挺高,是我以前的三四倍,还有各种住房、交通、就餐补贴和社保。”他直言不讳,那时候我是想着如果不是别无选择,我早就不在这干了。

转变:一技之长

一次偶然的机会,物资部的叉车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。“有些人工作比我轻松但是收入却比我高,给了我很大的启示,那就是必须要有傍身之技。”弗雷泽说:“所以我就在工作之余偷偷的看,下了班也爱跟叉车司机凑在一起。”

“他刚开始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没敢跟我们说,但是有段时间我发现他经常围着叉车转来转去,一会摸摸一会看看,所以我就特别留意他。”物资部侯帅说道,有一次下班了他还不走,盯着操作门架控制杆自言自语,让侯帅更加疑惑:这个平常老实巴交的弗雷泽到底搞什么鬼?所以他毫不犹豫走了过去。

被发现的弗雷泽被吓了一跳,突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,头深深地低下去。“原来,他是想学叉车不敢说,又怕中方管理人员觉得他不安分炒他鱿鱼。”正是被这份求知欲和好学精神打动,物资部允许他在熟练操作手的指导下开始慢慢练习,勤学加善问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就可以独立操作了。

“后来我专门请了假去考试,直到拿到叉车操作手资格证书,简直太开心了。”在他看来,如果命运注定不公平,那就为自己好好争取。如愿地成为一名叉车司机,收入也相应翻了番。

“持证上岗,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叉车司机。”肩上的责任更重,他也愈发小心:“每个集装箱里的东西都是项目急需的物资,有磕碰损坏都会影响现场生产,而且……坏了一个箱子,恐怕我一年的工资都不够赔的哈哈哈哈。”此时的他已经没有那么拘谨,还开起了玩笑。

“变脸”:一丝不苟

2014年卡里巴北岸扩机项目竣工,2015年他跟随中国水电来到赞比亚下凯富峡水电站项目——那时候的下凯富峡还是一片荒山野岭,进场路都没有开始动工。

“我们的当时的营地在南杜巴村,主要是接收从卡里巴和伊泰兹调拨过来的设备材料,每天忙得很。”弗雷泽说。

一转眼三年多过去了,大坝浇筑到了72米,厂房发电机组安装有条不紊,业主运营村A型房也已全部移交……改变的不仅工程日新月异的进度面貌,还有弗雷泽潜移默化的初心。

在他看来,对一名叉车司机来说,高度安全意识和设备保养维护意识与操作技能同等的重要,熟练地技能并不代表允许掉以轻心。

“弗雷泽会‘变脸’。” 另一名叉车司机约翰调侃道:“前一秒还在跟我们说笑,后一秒就严肃得吓人。”对此,弗雷泽也并不反驳。“叉车操作的环境不同,有的时候地面坑洼,有的时候空间狭。??Ρ匦敫叨燃?。”

物资到场需要的时候他是一名叉车司机,没有搬运需要的时候他又是一名仓库管理员,协助管理物资仓库。

下凯富峡物资仓库有大小配件6000余类,弗雷泽是为数不多可以自由出入的当地员工之一。“他话不多,但人很好干活也比较踏实,我们一起工作将近七年了,很信得过他的人品。”

每月初月末都是当地员工放假的日子,但难免会赶上物资到场急需卸货需要人员的时候,所有人都不愿意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机会,但每次他都主动要求留下来:“事情没有做完,我不能走。”

蜕变:一心一意

与当初“要不是没有别的选择,我早就不想干了”相比,他现在觉得:“中国水电才是我的选择,我觉得自己不是在打工,而是在为自己做事。”家就是企,企就是家,就这样潜移默化地植根在他的心里。

国际工程面临的困难之一就是语言障碍,但是弗雷泽却很喜欢与中方职工合作:“比如韩师傅,一开始他说不清楚,我也老是猜错,结果就耽误事。”但是现在,交流都不是问题,物资部韩伟说“油漆”弗雷泽就知道是“Paint”;韩伟说“螺丝刀”弗雷泽就知道是“Screwdriver”;韩伟说“扳手”弗雷泽就知道是“Spanner”……

不忙的时候,他就用手机反复地听一些常用单词的中文发音,工作之余,物资部也会不定期开展《我要学中文》小课堂,课堂上弗雷泽也会教中方工长一些常用的英语。

“不光是语言,还有其他方面,中赞员工之间通过相互的磨合和不断调整适应,双方的相处配合会更加默契,也正是这个过程,让我对中国水电愈发地感到亲近。”

如今哥哥们顺利毕业有了好的前程,弟弟妹妹也在认真读书,他牺牲自己,成全了家人,山重水复柳暗花明,还好他遇到了中国水电,这段他愿意一生为之奋斗和回报的旅程。

 

2019年国际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,下凯富峡项目举办优秀当地员工评。??窘枳约禾な档墓ぷ魈?群推笠抵页先?蓖ü,当选为“十佳优秀员工”。拿到荣誉证书和奖金的时候,他一如既往的沉默,只是双手有些颤抖。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